如果世界沒有光,還會有眼睛嗎?

The Anatomy of the Human Eye By John Dalrymple, 1834

撰文:Chris Lee

在參考漢方醫學四季與身體相互的關係之後,我特意將初春三月工作坊的主題「目&視」,達到費登奎斯方法學習的最佳效果。

「目&視」工作坊主要探索眼睛和身體動作的關係,這又和漢醫大多表示春天是養肝的好時機,有什麼關聯? 對於春天養肝的觀點,《黃帝內經》〈四氣調神論〉這麼談論:「……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肝,夏為寒變,奉長者少。」 黃帝與岐伯在〈金匱真言論〉裡討論五臟與四時、五行相應之理,岐伯提到:「入通於肝,開竅於目……。」 描述養肝護目之間的相互關係。

除此,康健雜誌編輯群林貞岑、曾慧雯的著作《跟著天氣養生》也提及到春天以養肝的輕運動,最好是全身都能舒展動作。 我想,用費登奎斯方法學習放鬆雙眼,欣賞春暖花開的美麗季節,一年當中沒有比三月更適合眼睛相關課程。

我以兩項主要概念規劃「目&視」每週課程內容:1. 視神經與看、2. 眼部肌肉動作。在這兩者概念基礎下,我們學習眼睛和身體動作組織與協調、以及眼睛主體動作等不同層次「看」。 下面是我對於「目&視」工作坊課程的兩項概念,與費登奎斯方法的相互連結與討論。

視神經與看

1981年,摩榭.費登奎斯博士(Moshé Feldenkrais)在歐洲重要科學中心CERN的演講《物理學和我的方法》(Physics and My Method)開場白提及生物生成與環境刺激的關係,他說:「如果世界沒有光,還會有眼睛嗎?」 (If there were no light on this world,would there be eyes?),並舉例提到深海下的物種,永暗環境下,那裡是盲魚、盲蝦。 費登奎斯博士這段簡單的話語,道出視覺基本產生的道理。

簡單來說眼球裡的120萬的柱體細胞(有光線時,停止反應動作;黑暗中,動作。 負責黑白)、6-7百萬的椎體細胞(有光線時反應,分別對紅、藍、綠反應的細胞,負責色彩,也負責成像細節)分別對於光不同刺激反應,產生視域(visual field),再將這些對於光刺激的訊息,透過眼球後方視神經纖維,傳達訊息到大腦,在大腦重整訊息後成像。 因為光刺激,我們有了視覺感受、感知。

視覺與視神經的大腦學習上,費登奎斯方法應用最著名的案例就是去年冬天(2018)過世的大衛.魏伯爾(David Webber)。 他在1996年診斷有嚴重的葡萄膜炎,因免疫系統失序而導致眼睛發炎,包括視覺神經大受損傷、白內障等,法律認定為盲人。 魏伯爾透過費登奎斯方法、靜坐、佛教修行方法,重拾「看」到世界的能力。 這在近幾年西方腦神經學重點研究腦、神經可塑性的國際重要醫生、神經學家諾曼.多吉(Norman Doidge)著作《大腦的療癒方式》(The Brain’s Way of Healing)的〈第6章:盲人學會看〉(A blind man learns to see : using Feldenkrais, Buddhist, and other neuroplastic methods),有詳盡討論。

費登奎斯博士在其著作《諾拉案例》(The Case of Nora)則有詳實描述紀錄他如何透過他的方法,讓大腦重新學習「看」。 案例對象是一位居住在瑞士蘇黎世60幾歲的諾拉,因為嚴重中風而導致神經肌肉失去協調,進而失去傳統醫學認定讀、寫、說話的能力。 她被家人送到以色列,幾個月每日接受費登奎斯博士的半小時課程,最終重拾基本「看」書的能力,與照顧自己基本生活的能力。

視神經也是作為這次「目&視」課程最末一堂課的探索、學習的內容。

眼部肌肉動作

眼球動作著要由3對6組肌肉,進行水平、垂直的眼睛動作,包括眼瞼、眼球運動。這6組肌肉連接不同大腦神經,由大腦發號命令進行動作。「目&視」課程首堂課,就是學習眼部肌肉和身體動作的相互協調。 透過眼睛動作,以及頸部肌肉動作,讓大腦從動作中辨識其程度差異,進一步學習新的經驗,進步的眼睛「看」的經驗。

費登奎斯博士著作《動中覺察》(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的〈第10課:雙眼的動作組織身體的動作 〉開宗明義地直接表示,「這些[眼睛]練習會[拓展、開拓眼睛活動的範圍],協助淘汰不完善的動作習慣。 同時你也將能[辨別]控制眼球的肌肉,以及比較專門控制視力的肌肉。」(頁210)

註:英文原文「These exercises broaden the spectrum of activity and help to eliminate faulty habits of movement. You will also be able to distinguish between the muscles that control the movement of the eyeballs and the muscles that control vision more specifically.」我認為心靈工坊出版的中譯本將the spectrum of activity翻譯錯誤。 這裡應指眼睛活動的範圍,而非「拓寬活動力光譜」,因為人類眼睛的可視光譜波長在380 – 740 nanometers。 費登奎斯博士在此選擇spectrum用字,而非其他英文指涉「範圍」的字,我認為是因為整篇在討論眼睛、視力,而選擇spectrum,有文學比喻的寫作考量。

specturm的英文定義,奇摩Dr.eye 譯典通為:

  1. 【物】譜;光譜
  2. 【電信】頻譜;射頻頻譜
  3. 【電】電磁波譜
  4. 系列;範圍;幅度[(+of)]
  5. 【心】餘像

寫了這些,我其實希望讓我們把這些大、小理論放在一邊,不要讓文字、話語、論述限制了我們的覺察。 這也是我5年在紐約的訓練,我的導師大衛.澤曼-博森(David Zemach-Bersin)和薛爾.菲爾德(Sheryl Field)不停跟我說的,用心,或更準確的說大腦的專注力,去感受我們雙眼怎麼動作。

這也回應了費登奎斯博士在這第10課所強調,不要用自己的極限去追其一個極限的結果,這樣僅會導致肌肉疼痛和關節緊繃(頁218)。 費登奎斯博士這一番說詞,倒不是什麼安慰心裡的話語,而是和大腦學習、神經系統的科學事實相關。關於這方面,會在我的「身體心象」工作坊,會進一步探索、討論。

寫這篇時,我想起在哥倫比亞大學我博士論文研究很重要的藝術史教授、導師強納森·蓋瑞(Jonathan Crary)。 他被評為世界藝術理論影響力最大的前10。 他的研究是透過19世紀對人類視覺科學研究發現,討論藝術觀者的問題。

這篇的貼圖,來自19世紀英國眼科醫師約翰·達令坡(John Dalrymple)對眼睛醫學研究的著作《人類眼睛的解剖學》(The Anatomy of the Human Eye, 1834),這書中的插圖,是我對早期眼睛、視覺上醫學、科學研究的敬意。

很多學生分享,上完課之後,身體總覺得舒服、放鬆。 這篇「目與視」工作坊隨筆的結論,就以SC同學分享告一段落。 他說:

感覺睡得特別好,早上起床後也覺得眼睛特別明亮,看東西比平常清楚。

讓我們多看出四方螢幕之外的真實環境,放鬆雙眼,感受春天美麗!

Chris Lee

Chris Lee

Dr. Chris Chia-Ling Lee,取得美國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藝術與藝術教育系博士(Doctor of Education in Art and Art Education, Columbia University, New York City)。 攻讀博士期間,取得「紐約第五屆費登奎斯專業證照訓練」、以及「背部疼痛之身體機能整合策略與方案進階證照」。 Dr. Chris Lee 是全球華語區,少數取得北美費登奎斯協會受訓,國際費登奎斯總會認證的費登奎斯方法講師。 Dr. Chris Lee 記錄費登奎斯博士在歐洲核子研究組織(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Nuclear Research,通常稱為CERN)的重要演講《物理與我的方法》。 Dr. Chris Lee 目前是北美費登奎斯®協會的專業級會員。